◎所有圖片、劇情文字版權皆為霹靂國際多媒體所屬。

 ◎圖片、劇情文字想拿走請知會一聲,畢竟我截圖和打字也是很辛苦的

 

 

集數: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第十集

 

地點:火宅佛獄門口

 

慕容情一對魔王子,面對滅族之仇,卻是意外冷靜。

慕容情:「魔王子,喝──」

魔王子:「喝──」

慕容情:「喝!呀!」

冷靜,眼前是佛獄最強的異數。唯有冷靜,才能克敵;唯有冷靜,才能取得致勝之機。

慕容情:「喝!」

魔王子:「醜惡啊!在那從容的眼神下,壓抑著怎樣的恨火?為何你要如此醜陋?身為阿多霓,你不能感受到霓羽族的愛與善良嗎?快回頭,不可讓恨火吞噬了你。」

句芒雙劍出,如烈火冷冰,如暴風疾雷,在電光中,在呼吸中,緊逼一分一分。

魔王子:「但願這一招,能喚回你的善良。喝──」

慕容情:「喝──」(這變聲的喝是如此恐怖 囧)

滅族之招引動心緒,慕容情昂揚一聲,剎那間,仙樂飄飄,大地如沐春風,生機勃發,隨即一股清聖之光,籠罩在慕容情身邊,直貫天際雲霄。

魔王子:「啊──吾的耳朵,痛、很痛。如果折磨能讓你快慰,那吾怎能不欣然受之?啊...啊...」

「吼...吼...」宛如痛苦的哀鳴,又似野獸憤怒的嘶吼,魔王子背後,有物呼之欲出,「吼───」燄翅透體穿出,魔王子至邪之招,一雙淒艷的火紅蛾翼,燃燒天際,壯闊瑰麗,目眩神迷。

慕容情:「鳳舞一鳴昂九霄!呀──喝──」(所以那句又變聲的喝又讓我囧了)

突破生死界線,催動極端的生長之後,便是擁抱極端的滅亡,慕容情身軀幻化,鳳凰揚翼天下震。

魔王子:「蛾空邪火!喝──」

邪與聖,光與暗。種族的宿命衝突,在這一擊之後宣告結果。

慕容情:「哇!呃...你...呃...」

魔王子:「原諒吾好嗎?」

慕容情一驚:「你、你說什麼!?」

魔王子:「滅霓羽族是吾不對,你可以放下仇恨,原諒吾真心的懺悔嗎?」

慕容情:「這是笑話嗎?」

魔王子右腳使力踩碎了慕容情的右手腕。

慕容情:「啊...」

魔王子:「當你報不了仇的時候,你只能選擇原諒,原諒吾,吾是誠心認錯。」

慕容情:「除非你死!」

魔王子將慕容情右手掌踩碎。

慕容情:「啊!啊...」

魔王子:「吾不能死,吾若死,就是逃避,就是放棄贖罪的機會。」,魔王子用劍氣廢了慕容情的右腳掌,「吾要活著,替自己的罪過懺悔。請你原諒吾,無論是要吾磕頭認錯,或者做任何事情,吾都願意。」

慕容情:「你、不可能!」

魔王子將慕容情的右腳踩碎。

慕容情:「啊!...啊...!」

魔王子:「為什麼?為什麼你不肯原諒吾?難道真心的悔過還不夠?仇恨的花蕊,結不出美麗的果實,真需要冤冤相報,讓仇恨無止境蔓延嗎?只要你原諒吾,這一切就結束了。放下吧!放過吾,也放過自己,好嗎?」

慕容情:「不可能!」

魔王子將慕容情左腳踩碎。

慕容情:「啊!」

魔王子:「你始終不肯原諒吾,難道寬恕不是美德?只是故作大方,只是妄想用得到的補償,代替傷害,這種思想太邪惡了,吾不能接受。」,魔王子將腳踩上慕容情的臉,「吾是哪裡做錯了?不夠誠懇?不夠誠意?你們是如何判斷誠懇與誠意?虛假的表情、矯飾的言語,你說,要怎樣你才肯原諒吾?吾懇求你,說出一個方法。」

慕容情:「永遠、不可能!」

魔王子:「唉...你真記恨。不要緊,你不願意原諒吾,吾卻會用最真摯的行動來感動你。瞧你滿身血汙,倒落泥濘之中,哪有昔日的風采?吾會將你帶回佛獄,替你好生醫治,讓你療養,讓你恢復,用吾之誠意打動你,直到你肯原諒吾為止。」

語畢,魔王子握住慕容情的腿準備將人拖回佛獄。

「放開他!喝!」聲至人到,如聲隨行,劍指只在眉間穿梭,即便是魔王子,此刻也不得不退。

劍之初:「喝!」

兩人對視,劍之初:「魔王子!你讓劍之初憤怒非常!」

魔王子:「會嗎?每一個祈求原諒的人都與吾一般,不同的是,他們凌虐的是對方的心靈,吾凌虐的是肉體,相較之下,吾更善良。」

劍之初:「我說過,殺你,我不會心軟!喝!」

魔王子:「在你殺吾之前,他已經死了。你要殺吾,還是救他?現在是吾該不該放你救他,而不是你該不該殺吾才是。」

劍之初:「來!如果你敢!」

魔王子:「吾,愛好和平啊!再會了,劍之初,再會了,慕容情,希望下次見面,你能解開心結,原諒吾啊!」

魔王子化光離開。

劍之初:「慕容情...」

慕容情閉目不回答劍之初。

劍之初:「吾即刻帶你尋醫!」

劍之初揹起慕容情化光疾走。

 

 

凝淵老師這POSE真帥monkey (1).gif

PDVD_1084.PNG

 

有夠機20100401164910c39.gif

PDVD_1270.PNG

 

耳朵流血了fpV7b7b3AmAF6d4FQWoO2lNp4EY=.gif

PDVD_1604.PNG

 

這兩聲痛,講得很幼稚,卻能明白魔王子凝淵這個角色的恐怖urfoto995.gif

拜託你不要折磨慕容館主saHeD7+qNXq9Whi8di2m3wqmkpU=.gif

PDVD_1619.PNG

 

我想不會有人要求仇人折磨自己,還覺得很開心xnhJtGH8q5VTu4+2Bh46UupJU2U=.gif

PDVD_1655.PNG

 

不好意思,我看到翅膀出現笑到翻了urfoto416.gif

PDVD_1824.PNG

 

拜託請把尊腳拿開onion (29).gif

PDVD_2144.PNG

 

沒有人像你這樣求原諒的啦sana (26).jpg.gif

PDVD_2165.PNG

 

吃驚的慕容館主,我好心痛urfoto7.gif

PDVD_2181.PNG

 

你如果會懺悔,這世界滅亡了monkey (37).gif

PDVD_2416.PNG

 

你如果會磕頭認錯才神奇200907031127090b8.gif

PDVD_2437.PNG

 

拜託不要這樣yociexp91.GIF

PDVD_2482.PNG

 

 

你先真心再說cactus (15).gif

PDVD_2539.PNG

 

好機啊啊啊啊啊 urfoto427.gif

PDVD_2643.PNG

 

求求你不要這樣7XVD8fpCtgbGRNcLCizYlxnObLw=.gif

PDVD_2672.PNG

 

你這樣表現還能寬恕你的人...我想到了,是師九如!

PDVD_2704.PNG

 

赤睛,我真希望此刻你也在場,我吐槽吐得好累20100401164910c39.gif

PDVD_2742.PNG

 

拜託把尊腳移開urfoto459(2).gif

PDVD_2777.PNG

 

我也不知道,但是拜託尊腳先移走onion (1).gif

PDVD_2805.PNG

 

他不可能原諒你monkey (59).gif

PDVD_2843.PNG

 

你這樣不叫懇求啦200908041521178df.gif

PDVD_2860.PNG

 

唉個噗啊,機死了urfoto427.gif

PDVD_2902.PNG

 

明明就是你比較記恨sana (22).jpg.gif

PDVD_2917.PNG

 

誰害的啦monkey (18).gif

PDVD_2980.PNG

 

不用了,謝謝hair2 (11).gif

PDVD_3047.PNG

 

求求你不要進入讓慕容館主恢復,又打殘,這種無線循環的變態模式onion (1).gif

PDVD_3059.PNG

 

姍姍來遲的劍之初monkey (37).gif

我覺得你因為把妹把到變弱智,才讓我憤怒非常urfoto20.gif 

PDVD_3226.PNG

 

這語氣真的很機又很好笑urfoto427.gif

PDVD_3239.PNG

 

不不不,沒人像你這般yociexp91.GIF

PDVD_3262.PNG

 

喔不,你哪是只凌虐肉體,你連精神也一起虐好嗎cactus (27).gif

PDVD_3294.PNG

 

嗆聲嗆聲

PDVD_3332.PNG

 

可惜弱到魔王子凝淵完全不放在眼裡200907031127090b8.gif

PDVD_3389.PNG

 

魔王子凝淵總是很能掌握到問題的癥結點urfoto185.gif 

PDVD_3424.PNG

 

魔王子凝淵說吾愛好和平的POSE,機不機urfoto899.gif

PDVD_3485.PNG

 

你這樣他最好能解開心結200908041521178df.gif

PDVD_3542.PNG

 

閉目不回答的慕容情讓我霹靂悲傷,我想他寧願被魔王子拖回去也不願意讓劍之初看到他這個樣子

我思考過,為何魔王子這樣就會走,照魔王子性格來說,越是要他怎樣他越愛唱反調

結論是,除了已經短暫性虐完了,他也已經看清楚慕容情與劍之初之間的矛盾

因此他的離開更能達到最好的分化效果......不愧是魔王子凝淵,夠殘4a313b145a698.gif

PDVD_3600.PNG

 

 


 

 

地點:墮落天堂

 

魔王子:「這個大殿當中,有什麼不妥的感覺嗎?」,在場眾人無語,「太安靜了。」

赤睛:「因為沒目標,整個佛獄,都不知接下來的作戰目標。」

魔王子:「那不是很好嗎?和平的降臨。吾,帶來了苦境與佛獄的和平,你們應該稱呼吾為閒君,與戢武王享有同樣的尊號。」

赤睛:「如果你繼續坐在這裡,很快,沒人會在意佛獄的存在,同樣,也沒人會在意你的存在。」

魔王子:「平淡是福,安寧也是福。」

赤睛:「你滿意就好。」

魔王子:「赤睛。」

赤睛:「嗯?」

魔王子:「吾無聊了,吾若無聊,佛獄就會遭殃。」

赤睛:「你欠了一個戰約,償還她,如何?」

魔王子:「你給了吾一個很好的建議,玉辭心。」

 

 

這句我看了狂笑,自問自答奧義urfoto416.gif

PDVD_3703.PNG

 

赤睛目前狀態:諷刺魔王子凝淵urfoto678.gif

PDVD_3715.PNG

 

諷刺狀態持續中urfoto678.gif

PDVD_3853.PNG

 

魔王子凝淵表示:吾只要赤睛在意吾就夠了

PDVD_3868.PNG

 

懶得跟神經病繼續說話的赤睛urfoto416.gif

PDVD_3891.PNG

 

好溫柔的呼喚monkey (1).gif

PDVD_3899.PNG

 

無聊就要找赤睛,真的很白癡又好萌urfoto362.gif

PDVD_3912.PNG

 

威脅赤睛中

PDVD_3929.PNG

 

赤睛目前的劇情真的都很棒

PDVD_3946.PNG

 

可以不無聊的魔王子凝淵表示:很開心,果然赤睛最了解吾4a313b1309d62.gif 

PDVD_3971.PNG

 

這才是本來的赤睛,請不要忘記!!!4a313b145a698.gif

PDVD_034.PNG

 

 


 

 

地點:某處可以打架的地方

 

魔王子:「久等了,優雅的美人。」

一卷冰雪玉辭心:「如果是約戰的時間,你確實來得太慢了。」

魔王子:「無所謂,來,戰吧。」

一卷冰雪玉辭心:「允你!」

魔王子攔阻一卷冰雪,兩名難以測度的高手,引爆一場難以估算結果的戰局。

 

 

嗯,的確是等了兩集了

PDVD_4045.PN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涅槃芄 的頭像
涅槃芄

藍顏飛羽夢一生

涅槃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滄然
  • 不行了~語錄真的沒法一次看完.每次只看一回都要內傷好久(拼命捶牆壁
    魔王子你超機啦XDDDDDD~
    情哥哥~你雖然被魔王子凌虐肉體.可你不是孤單的一個人(拍情哥哥斷手
    還有我們這些身(手掄牆掄到骨折)心(忍笑忍到內傷)受創的觀眾陪在你身邊
    你看.我們觀眾的處境也是很艱難的
    不能放聲大笑還要安慰你.唉~做人怎麼這麼苦(蹲在情哥哥被踩的石頭旁感嘆
  • 員外,壞壞!!!(笑到不行)
    館主手都骨折您還給他拍拍,好壞(泣)
    這場真是看到我快得精神分裂症(泣奔)
    (一起蹲在館主被踩的石頭旁感嘆)←來人拖出去斬了!

    涅槃芄 於 2011/01/09 01:0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