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這個原因又因為那個原因(到底什麼原因)

我還是乖乖的每個禮拜照出片的進度打比較好,不然累積一堆我又打到很想哭4a313b145a698.gif

魔王子和赤睛真的太萌啦

 

 

◎所有圖片、劇情文字版權皆為霹靂國際多媒體所屬。

◎圖片、劇情文字想拿走請知會一聲,畢竟我截圖和打字也是很辛苦的

 

集數:霹靂經武紀之梟皇論戰第一集

 

地點:火宅佛獄,蛹眠之間

 

戰勢已頹,心知中計的咒世主,拖命至蛹眠之間。

咒世主:「呃......吾中計了,佛獄不能滅在吾手;長久的禁錮,是讓你更加桀傲不遜,還是讓你明白延續佛獄歷史的光榮?吾,只能賭了!」

只見咒世主緩緩伸掌,就在接觸石蛹瞬間,邪光流竄,異象乍生,整個佛獄大地,開始鬧動不安。

咒世主:「除三公禁咒,解四將律令,奉吾之令,掙脫十二鍊縛,呀───」

禁語落,解封印,在石蛹周邊,緩緩升起了四座木像,形容各異,詭異非常,同時石蛹也開始軟化了。

咒世主:「呃......」,為了逆轉敗頹的戰局,咒世主捨命解封。

魔王子,禁忌的名字,火宅佛獄的異數,即將脫開束縛。

咒世主:「呃───」

忽然!

咒世主:「你...」

微開的雙眼,滿是不屑與鄙夷,好似嘲諷著這個世間,就在足尖落地的瞬間,一股沉重的力量壓逼而下,突破封印之力,鬼神皆驚,震動整個佛獄大地。

咒世主:「呃......」

魔王子將咒世主拉至懷中,手掌微微輕拍。

魔王子:「吾最親愛的父親啊,孩兒作錯了,你也不能這樣處罰吾,吾之肩上,還有殘餘的疼痛,那是被父親背叛的椎心之苦呢。」

咒世主:「佛獄有難,快去!」

魔王子:「因為你是吾的父親,吾賜給你一個願望,你有兩個選擇,讓你活,或者救你的子民。」

咒世主:「拯救佛獄子民。」

魔王子:「嗯......吾需要武器才能保衛子民,將句芒給我,好嗎?」

話語一落,魔王子竟硬生生將咒世主左手扭斷!

咒世主:「哇───」

魔王子:「永別了,我的父親;赤睛出征了。」

一聲龍吟,驚動天地寰宇,一尾灰翼巨龍龐然降下。(忍不住想吐,哪裡有灰翼了 囧)

魔王子:「喝───」

咒世主:「吾兒,火宅佛獄的異數,為何你,失去了心。」

 

 

有起床氣的感覺

PDVD_052.PNG

 

披風飛啊飛

PDVD_109.PNG

 

牛角還是羊角(!?)超可愛

PDVD_117.PNG

 

他一直握住咒世主的手讓我有點驚恐 囧

結果他把咒世主拉到懷裡拍拍,害我...噴了...

PDVD_158.PNG

 

初登場第一句...我大噴www

PDVD_176.PNG

 

兒子說賜給老爸一個願望www,咒世主一定覺得我怎麼生出這死屁孩>_<!

PDVD_324.PNG

 

這句「將句芒給我,好嗎?」

語調很機!我超愛!!!!

PDVD_420.PNG

 

等等會出現我完全噴飯的畫面(狂笑)

PDVD_460.PNG

 

親...親...親、下、去、啦!!!(超瘋狂翻滾大笑)

我超想知道當時我阿瑪看到這吻是啥感覺,但我已經趴在沙發上狂笑不止了XD

PDVD_476.PNG

 

「赤睛出征了。」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我總覺得他喊赤睛的時候,他的語調除了歡愉之外還非常溫柔www

也對,愛妻嘛!

PDVD_508.PNG

 

騎著愛妻愛騎出征去www

PDVD_539.PNG

 

 


 

 

地點:寒光一舍外圍

 

凱旋侯:「啊...」

太息公:「啊──」

劍之初:「萬氣同歸,呀──」

劍之初雙手再虛引,竟將太息公內力逐漸吸出。

太息公:「你你你,你想廢我們武功。」

劍之初:「喝──」

就在佛獄重將即將覆亡之際,一片黑影籠罩大地。

魔王子:「苦境,好美麗的大地,那、摧毀吧。喝──」

魔王子騰龍而至,手中句芒下擊,一股壓力沉地而來,勢掃八荒。

劍之初:「喝──」

強敵壓境,劍之初雙手合一,劍尖向天,呀──」

雙劍交擊,氣震寰宇,遍地遭殃,功力不支者,被這股巨力壓得粉身碎骨。

小兵們:「啊~呃啊~呃~」

隨即,巨龍落地,魔王子降臨苦境大地。

魔王子:「許久不見了,劍之初。」

凱旋侯:「魔王子。」

迦陵:「是魔王子!那王......」

魔王子:「吾應父親的要求來救你們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

凱旋侯:「退、退兵。」

劍之初:「想不到還會再見到你。」

魔王子:「吾也想不到,再度重見天日,就讓吾遇見你。」

劍之初:「那,請。」

魔王子:「戰鬥?別壞了吾今天的好情緒」

劍之初:「嗯?」

魔王子:「再會吧,劍之初。」

劍之初:「魔王子,今後的天下,將更加混亂,唉......」

 

 


 

 

地點:火宅佛獄

 

魔王子與赤睛回到火宅佛獄,行至中途,魔王子適意赤睛停下。

赤睛:「你不回句芒紅城?」

魔王子:「 你問了一個好問題;是自由自在毫無規劃的破壞好,還是在自己策劃的步調之下,一步一步將預定的目標消滅,哪一方能使吾更有樂趣,赤睛,你說呢?」

赤睛:「你多問了,吾只有一個最高宗旨而已。」

魔王子:「你真是無趣的存在。」

赤睛:「趣味,吾不需要這種東西。」

魔王子:「嗯......」

 

 

夫夫登場姿勢一模一樣www

PDVD_013.PNG

 

PDVD_026.PNG

 

赤睛真的好可愛(尖叫)

PDVD_034.PNG

 

魔王子自嗨的講著自己的話w

紅眼超萌的啊!!!

PDVD_077.PNG

 

不管是睜眼的赤睛

PDVD_079.PNG

 

還是閉眼的赤睛,都好可愛

PDVD_090.PNG

 

魔王子真的喊得好溫柔,到底是我錯覺還怎樣www

PDVD_118.PNG

 

愛妻赤睛覺得哪種好w

PDVD_124.PNG

 

但是赤睛根本不想理他XD

PDVD_132.PNG

 

PDVD_143.PNG

 

明明就是你自己愛問還嫌XD

想反赤睛一軍的魔王子w

PDVD_151.PNG

 

結果被赤睛反吐槽回去www

PDVD_164.PNG

 

PDVD_172.PNG

 

無話可說只好「嗯...」www

超閃我的天(掩面)

PDVD_184.PNG

 

 

地點:火宅佛獄王座之地

 

凱旋候、迦陵、太息公返回火宅佛獄。

凱旋侯:「王!啊...」

三人正要舉步上前,魔王子與赤睛現身。

魔王子:「那是王的座位,不容褻瀆的寶座。」

魔王子舉步要向王座走去。

太息公:「魔王子。」,太息公走向魔王子。

魔王子:「許久不見,妳仍然嬌豔迷人。」

太息公:「呵,吾對你的思念,殷切至今。」

太息公將魔王子的手拉至胸前。

魔王子:「下流!」

魔王子隨即抬手賞了太息公一巴掌。

太息公:「呃,你......」

魔王子:「女人,要懂得安靜。」

魔王子走上前,將王座上已失去生命的咒世主抱起。

魔王子:「吾摯愛的父親,為了佛獄,你犧牲許多,現在吾繼承你的遺志,成為佛獄之王,所以你......」

魔王子突然將咒世主的軀體震碎,凱旋侯三人頓時一驚。

魔王子:「灰飛魂散天地間。」,魔王子緩緩坐上王位:「現在,赤睛,該怎麼作?」

赤睛:「你會依照規矩來進行嗎?」

魔王子:「吾會依照吾之心情進行。」

赤睛:「那,舊任王死,就是三公會議,決議新王。」

魔王子:「所以吾還不是王。」

赤睛:「不是。」

魔王子:「召開三公會議。」

赤睛:「你還不是三公之一,無權與會,替補三公順位的人是...」

魔王子:「赤睛,別消磨吾遊戲的耐心。」

魔王子離開。

凱旋侯:「真要讓他成為王?」

太息公:「你該問,現在誰能阻止他。」

赤睛:「在他危害佛獄利益之前,吾永遠是觀察者。」

 

 

夫夫登場w

PDVD_193.PNG

 

但你等等要褻瀆你老爸了捏 囧

PDVD_196.PNG

 

被賞巴掌的太息公怎能不放一張來娛樂一下www

PDVD_225.PNG

 

把老爸震碎的魔王子

PDVD_276.PNG

 

不管要幹嘛都很愛喊赤睛www

PDVD_308.PNG

 

赤睛一定覺得魔王子很煩w

PDVD_312.PNG

 

不吐槽魔王子不舒服的赤睛w

PDVD_332.PNG

 

魔王子好可愛www

PDVD_359.PNG

 

赤睛內心os:「你才是最愛浪費時間那個。」

PDVD_368.PNG

 

 

地點:火宅佛獄三公會議處

 

太息公:「今日的議題,推舉新任的王,若票數相同,以武力決勝。」

魔王子:「你們有其他的人選嗎?」

凱旋侯:「吾推舉太息公。」

魔王子:「很好,為了不讓吾作王,你放下私怨,推舉太息公,只要公自己也投下一票,那太息公就是太息王了,那公你呢?」

太息公:「吾......」

魔王子:「吾也投太息公一票。」

凱旋侯霎時一愕。

魔王子:「恭喜妳,太息王。」

太息公抖如風中殘燭:「這......吾.......」(太息公的反應讓我快笑死了= =)

魔王子:「那又如何呢?失了制衡的力量,會議上的決策毫無效力,所謂的議會共治,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手法,你們,有命令吾的膽量嗎?這世上蠢人多而聰明人少,多數表決,其實是讓多數的蠢輩,決定蠢事,吾在的地方,就是吾作主,因為吾與你們不同,吾比你們聰明,證據就是,吾不信用表決的方式,可以尋得真理。」

凱旋侯:「三公決策是佛獄傳統,也是規範,為了防止佛獄一人獨大,讓真正有利於佛獄的決議進行,魔王子,前任王不惜犧牲自己而放出你,就是為了延續佛獄存亡,而賭上一切,王對你的苦心,你...呃...」

此時,一股無形力量突然掐住凱旋侯的咽喉。

魔王子:「時間有限,你的廢話引不起吾的興趣,佛獄的存亡那種小事,嗯?你被劍之初廢了七成的功體。」

凱旋侯:「吾、會退下侯的位置,讓守護者繼承封號。」

魔王子:「既然這樣,剩下的三成也不用留囉。」

凱旋侯:「呃哇......啊...」

一聲慘嚎,拂櫻齋主體內真氣爆衝,筋脈俱斷。

凱旋侯:「啊...啊...」

魔王子:「有權力的人只要輕聲細語,每一個人也能聽的詳細,沒權力的人就算聲嘶力竭,也沒人聽聞,你失去侯的位置,失了權力,所以吾一併剝奪你的聲音,這是吾之教誨,你要謹記,謹記。」

此時,迦陵由外走入。

魔王子:「什麼事情?」

迦陵:「集境派人前來,明夜在琉璃仙境請新任王一會。」

魔王子:「使者還在嗎?」

迦陵:「在。」

魔王子:「斬。侯武功盡廢,讓他在死牢中好好休養,太息公...」

太息公:「啊...」(怕到極點的太息公,我真的覺得好笑到悲哀 囧)

魔王子:「下次再有三角會議,記得通知吾。」

 

 

集境來使:「不是應該不斬來使嗎QAQ!?」

PDVD_006.PNG

 

 


 

 

地點:琉璃仙境

 

劍子仙跡:「今日的琉璃仙境,瀰漫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。」

素還真:「是啊,請帖發到他人居所,是集境人士的的習慣嗎?」

劍子仙跡:「哈!」

素還真:「山雨來了!」

燁世兵權緩緩走入琉璃仙境道:「此次會者,無非一界之皇,一方梟雄,此會,便稱梟皇論戰,一決天下之雄。」

眾人也陸續到場,此時魔王子也騎著赤睛到場了。

魔王子:「吾,魔王子,火宅佛獄代表吾。」

燁世兵權:「吾燁世兵權,也是此會邀請人。」

六方勢力齊聚琉璃仙境,燁世兵權有何打算?這場梟皇論戰,又會談出什麼變局?

創作者介紹

藍顏飛羽夢一生

涅槃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